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码神论坛开奖直播 >

码神论坛开奖直播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19 点击数:

  原标题:《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

  关注金融界股灵通微信号【jrjstock】,每天早上为您奉上早盘操作指导、龙虎榜精选、还有韭菜小报。

  金融界:7月26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对稳增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金融风险这三个关键问题的基本态度,您觉得相较之前有没有变化?

  刘元春:有一些细微的变化。第一强调供给侧改革里面,供给和需求的匹配性非常重要,因为从一段时间来讲,很多人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需要需求的配合,这一次政治局会议提出一定要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一个良好的宏观环境,以背书的方式强调出来,这就说明主体任务矛盾还是在供给侧,但是需求依然很重要。这个我觉得把它点得很明确。

  刘元春:对。第二就是对于风险的认识,特别是把“资产价格泡沫”这个问题点出来了,这个与大家的预期不一样,并且也是近几年首次出现的。所以我觉得,这次政治局会议对于改革的基调更明确,要求国家攻坚战以国有企业改革和金融领域基础性改革为核心。

  金融界:您之前说到今年下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佳窗口期,为什么?下半年的改革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刘元春:为什么我们认为下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攻坚战、是一个大改革、是一个实质性的改革?就是一些前提条件目前已经具备了。第一个是政治生态的净化已经取得了建设性效果;第二个就是围绕大改革的共识已经基本形成;第三个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围绕改革所实施的一些行政体制的调整马上要破局;第四个是最重要的,我们认为经济运行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开始凸现,一些炸裂点开始出来了,比如目前大量企业的亏损在扩大、债务率在提升,同时还有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开始步入艰难期,这样改革专注点就出来了;同时国有企业运行不行了,地方政府也没有财政救助了,这时候我们去改革,他们就会心悦诚服地接受,有改革的内生动力了。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样的一些改革,还需要一些实践,需要寻找到最佳的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认为下半年开始破局,明年进行全面深入的实施是可以青睐的。

  金融界:您认为后续在供给侧改革和防范金融风险方面,重点推进的领域会在哪里?

  刘元春:第一个很重要的改革,就是宏观审慎监管和金融市场的监管规范,因为目前我们发现,在实体经济投资收益率下降、预期低迷的状态下,大量的资金最后都会在金融领域里面打转,资金脱实向虚的趋势不仅没有得到收敛,还进一步强化。要改变这种状况,一方面要防止目前的一些监管套利,防止一些不规范的市场行为趁机促推资产价格泡沫的上扬,这是一个很基础性的;第二个就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必须全面推行,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改革,没有解决目前国有企业所面临的高负债问题,没有解决目前民间投资急剧下滑的状态,那么我们整体经济的稳定性就很难得到解决,同时我们的很多政策,特别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想真正地发挥效果就很糟。因此这些基础性的改革是最核心的。

  当然我觉得我们的改革要短期着力、中期布局。短期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核心的是阻止实体经济的收益率下降,特别是通过一些政策来阻止未来预期持续低迷的状态。因为很多深层次的改革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所以在短期里要改变实体经济收益率下降、金融领域收益率持续向好的低迷预期。第二个就是我们要通过对中期的一些改革方案的制订,激发各类经济主体对未来经济的一种向好预期,这个方案虽然是一步一步地走,但是能够看到改革的这种决心。当然更重要的就是在中长期,我们还是要树立新型的经济相融的动力机制,这三方面都不能偏废,要有一个短期、中期、长期的匹配。

  金融界:这次会议提到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强调的可能还是财政政策的主动性更强,您觉得下半年的政策动向会是什么样的?

  刘元春:财政这一块从目前来看没有特别的一些大问题,财政要在稳增长里发挥它的主体功能,这个还是要进一步明确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从上半年的一些变化,第一个变化就是上半年整个财政支出速度很快、节奏也很快,这有可能意味着下半年可能会简化,必须全面提高一些财政资金的利用效率,大家看到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对于财政成绩促竞争这一块特别关注,因为目前来讲,很多事情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大家庸政懒政,改革的积极性、稳增长的积极性方面的问题,所以下半年财政的核心要点在于通过一些行政体系的调整、财政资金的监控,提高财政资金的运行效率,提高财政资金的有效利用率。

  当然我们的建议是,国家应该更多的把财政倾向于一些民生方面,可能会更好一些,因为一些产业项目过度倾斜,可能带来的一些问题会更强烈,但是在民生这一块可以适度地加强,特别是目前来讲,民生方面出了很多政策,但是很多民生成本落脚在企业头上,这样导致经济运行的动力可能就会下降,从总体来讲,虽然有利于消费,有利于民生,但是短期的增长动力就会下降,所以中央财政就要围绕目前的二元困境的一些问题有所作为。

  刘元春:这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因为民间投资占整个投资的60%多,它的下滑会导致整个中国经济运行的动力出现严重的丧失,所以这是我们要高度重视的一个事情。

  刘元春:这是肯定的,因为现在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但是这里第一就是要改变预期,最为重要的一个预期就是对于改革的这种预期,这是很重要的;第二个就是对于未来民间投资的收益预期要有所调整,现在收益下调太大;第三个就是要适度解决国有企业在很多领域的过度投资,国有企业现在投资很猛,比去年统计增长了十多个百分点,这是我们可能要考虑的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金融界:这次会议罕见提到“抑制资产泡沫”,市场这两天也都在传言到底指向哪方面的泡沫,有人说股市、期市、人民币其实都有泡沫,您之前在房地产方面,认为房地产的整体杠杆率其实并不高,为什么这么说呢?

  刘元春:房地产里最简单的要看,第一个就是房地产的首付比率很高,第二个就是房地产企业的净值占比是很高的,这在全世界这些房地产市场来讲都不是太差。但是目前引起大家关注的,就是一线和局部二线城市房地产的土地价格太高。目前来讲,资产价格的问题并不是说整体经济出现了泡沫化的问题,而是出现这个问题的强度是需要我们高度重视的。当然我们认为资产价格泡沫问题,它的核心落脚点应该还是在目前资金的脱实向虚太严重,因为目前实际经济的收益率是很低的,但是金融领域的收益率还是很高。这导致资金脱实向虚的动力在强化,这是这次政治局会议的核心,如果表述得更精确一点就是这样的。

  目前经济运行里面存在着一些收益率相对偏高的问题,导致出现了我们所看到的大量资金在金融领域打转的这种状态。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仅仅去解读资产价格泡沫,因为泡沫在标准的经济系统里面没有严格的定义,资产也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比如今年上半年期货市场的钢材价格出现了暴涨,但后来又跌回来了,但是肯定是这样一些星星点点的价格此起彼伏的现象,我们原来把它叫做“萧条性泡沫”,是很正常的。在实际经济低迷的时候,实行一些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些资金不会到实体经济,而是在虚拟经济里面打转,这个地方有一些有机可乘的投资机会就会出来了。因此,我们认为这里的核心就是要加强监管,但是最核心的就是说要改变目前实体经济投资收益率过度下滑的局面,同时,适度降低金融领域投资收益率的预期。

  金融界:政治局会议召开的第二天(27日),股市经历了一波大跌,这两天也处于震荡调整,市场上也有很多传言认为可能与抑制资产泡沫的提出以及银行理财监管升级有关,其实都没有得到证实,www.444132.com您是怎么看待这一波行情的?

  刘元春:这是最难的了,因为要想改变目前这样一个状况,必须从根本上在资金的脱实向虚这个方面有所作为,要有所作为,就必须使实体经济的预期收益率和金融领域的预期收益率之比要有所调整,如果这个参数没有改变,要想改变目前资金大规模流向金融领域和一些投资领域,那是很困难的。因此要改变这个“强监管”是必须的,同时对于金融领域里面的一些过度投机的现象肯定要有所遏制。同时通过这样一些调整,使金融投资的一些预期收益能够比实体经济降得更快一点。

  金融界:之前股市已经有一段时间的稳健行情了,但是这一波大跌很突然,您觉得这种现象正常吗?

  刘元春:在短期很正常,因为本身中国股市对中国的政策特别敏感。特别是“资产价格泡沫”这个用语不是很严谨,这样市场对于资产价格泡沫会做出不同的解读,我认为很正常。

  金融界:会议首次提到“降低宏观赋税”,这跟之前一直提的结构性减税、减税降费的表述,您觉得在内涵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刘元春:这是很大的一个变化。因为原来降成本只是从一些外观角度来谈的,降税也是从结构性的角度来谈的,那么降低整体宏观税负是从整体角度,从一个宏观层面来看待这个问题。因此这就意味着下半年很有可能出现一些整体税率调整的迹象。今年上半年虽然一些降成本的措施做了很多,效果也还可以,但是我们的宏观税负是在上升的。所以这个如果不解决的话,我们在很多地方做一些零敲碎打,改变不了经济下行的压力,这是很重要的。

  刘元春:对,它实际上是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另一面。积极的财政政策,一个是收,一个是支,过去积极的财政政策总体来讲只是在“支”上面做了文章,而在“收”上面没做什么文章,因为很多结构性减税只是相关部门测算出来的一些数字上的效果,但是从很多企业来讲,他对这样一些调整的获得性很差,那么如果想提高这种获得感,必须要在宏观税负上来做文章。香港牛魔王管家图新传密百度

  金融界:最近我们看到人民币汇率趋稳趋强,但是仍受制于国内经济调整及资本回报下降,国际市场波动风险尤甚,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您也认为下半年要尤其关注人民币汇率波动,基于您的看法,人民币汇率的走向将如何?

  刘元春:偏弱一些,原因在于未来经济形势还是下行压力比较大,同时要真正做出一些实质性的改革,那么我们必须要注意短投,这个短投也会反映在汇率上面,特别是短期汇率上,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适度贬值符合整个中国经济的运行,也符合我们目前稳定中国经济运行的一个基本前提条件。

  金融界:您觉得像即将要召开的G20峰会这样的大事件,会对人民币汇率有一定的影响吗?

  刘元春:因为宏观经济的协调是G20会议里面讨论的一个核心,在会议之前,人民币趋稳的态势就会比较明显,但是不排除会议之后,可能会出现另外的一些变化。

  金融界:最近国企改革明显加速,这次政治局会议特别提到国企改革是去产能、去杠杆的关键点,您觉得下半年的国企改革会在哪些具体的方面有所突破?

  刘元春:具体来讲,肯定还是兼并重组方面的规模会大幅度提升,这可能是一个可以预期的改革。当然第二就是在混合所有制,做出几个典型的样板性案例,这个也可以预计。但是我们认为关于国有企业的总体定位和国有企业与民营经济之间的关系定位,还有一个就是国有企业本身经济体系的重构,这种深层次的问题下半年能够破题还很难。我们认为,明年随着一些问题的深化,大家的共识会更高,解决问题的方案可能会更明确一些。这个时候按照习总书记“做优做强做大”的原则,就应该进行一些淘汰。在目前这种状况下,我们认为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刘元春:战略定位。因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良性竞争,必须要把握住几个方面的平衡,第一个平衡就是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平衡,第二个平衡就是国企和民企之间的平衡,第三个平衡就是内需和外需之间的平衡。这几个平衡没有寻找好,特别是前两大平衡没有寻找好,构建好中国经济的动力机制都很困难。从历史的一些规律来看,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国有企业可能会增加一些反周期的投入,承担一些宏观稳定的功能,在这些功能完成之后,实际上又适度地退出。如果国有企业过度膨胀,中国经济动力也会出现问题;如果民营企业过度膨胀,周期性的平衡和动态效率的控制,可能也会有一些问题,所以要有一个平衡点。当然目前我们就会发现,比如很多信贷在目前的非常时期,大量的政策都落脚到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在传递目前的政策渠道里有优势,也有劣势,劣势就体现在大量的资金投放给国有企业,资金消费很低,这样导致今年上半年国有企业的一些行为出现变异了,第一个就是大家会看到它大规模进入房地产市场,导致土地价格大幅度上扬;第二个就是大规模的进入海关;第三个就是我们会看到国企非主营业务的利润大幅度上扬,对主营业务的投入反而减少了。

  这样一些行为可能标志着我们对于国有企业的一些定位要有重新的审视,当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下,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运行状态下,做强做大做优,还是一个战略性的基本定位。这种定位并不排斥一部分的国有企业要进行收缩,一部分的国有企业要进行重新购并,一部分企业要全面成为世界级的“航空母舰”,在世界市场竞争中占领战略性的地位。

  因为现在整个社会在讲如何看待在一个大周期运行中国有企业的规模、它的行业定位、它的控制模式,以及在这种大周期转化过程中的动态调整,现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个有效性,而是简单从一些相对教条的理论和教条的指标来看国有企业。这样就导致改革很困难。

  刘元春:对,提高共识,另外视野还是要更加开阔一些,要从更重要的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